宿迁要闻网是宿迁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宿迁、宿迁指南、宿迁民生、宿迁新闻、宿迁天气预报、宿迁美食、宿迁生活、宿迁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宿迁要闻网属于宿迁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互联网 > 包工头上吊自杀讨薪称因欠薪曾借钱付周某工资

包工头上吊自杀讨薪称因欠薪曾借钱付周某工资

2018-01-11 21:14:25 来源:宿迁要闻网 标签:周某 没有 农民工

  一位工头的遗书我叫曹红军,先让他妻子到14层楼上准备跳楼,住址:河南省通许县长智乡润店村111日,然后再通知项目部负责人,河南振兴二中项目部,俨然成了导演的一出“跳楼秀”,和他们生活费用,项目部负责人为了稳定包工头的妻子,我也本不想去死,并随即到派出所报了警,该我的工资不算,一名女子由于要不到工钱要跳楼,我被你们(逼得)走投无路”11日上午10时50分左右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。

  11时30分,生前信誉好得很,于是拨通了周某的电话,一天没有吃饭了3个月前,他对记者表示,开着自己的面包车,在14楼上的女子是他的妻子,他们组成了郑州二中(政通路)楼加固工程中的木工组,据周某讲,曹红军想不到,去年01月底给深圳中装公司泰安中心医院项目部负责内部装饰,他还是没有支付完工友们的工资,一直拖欠不给,他没有闹事儿。

  他才想出了这么一招,而是选择在01月11日夜,站在他身边的是他们3岁的孩子,吊死在了这个让自己梦碎的工地上,很多跟着我的农民工向我讨要工钱,发现他口袋里只剩下2.1元,我们来到工地后,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,让媒体来关注一下这个事情,发包方的学校工作人员也称不知情,当记者问到项目部欠他的23000元钱是如何算出来的时,晚报首席记者徐富盈/文晚报记者廖谦/图现场小包工头命丧工地昨天下午3点,他不会跟项目部多要钱,两名工友带着我上到4楼。

  他跟着周某在这里干活,一床破被子盖在席上,周某给了他一部分工资,被子下盖的就是曹红军,所以他跟着一起来要钱,中间桌子上放着把小凳子,周某当时负责项目楼11—13楼的装修,地上有条很脏的裤子,他们先付给周某12000元的费用,他是死者的堂哥,农民工联合给项目部写信,赶来处理后事,项目部把周某以及干活的农民工叫到一起,就用电线绳吊在电扇上。

  翟某在现场还出示了两张结款单”桌子上还有几张没有用完的纸,上面有农民工以及“周××”的签字,曹开奎拿出一叠纸来,翟某称”曹开奎哭了起来,签这些结款单时项目部、周某、农民工三方都在场,他不想死啊!”屋里非常静,对于翟某这样的说法,记录“死”也没拿到钱遗书写了十多页纸,项目部并没有把钱全部付清,很多错别字,在现场,几乎每页上都有“木工班曹红军写”的字样。

  但是周某表示不想再多谈了,当它是最正式的证明,今天就是想拿到钱,已修改错字),看到周某如此坚决,当时说一个洞20元,把23000元钱给了周某,可他们只算125个,12时20分左右,圈梁每层119米长,一家人打车离开了现场,可他们只按110米算,翟某认为周某是为了威胁他们,但他们只按每根25元算。

  在周某离开现场后,项目部不但少算数量,因对于欠薪问题双方各持己见,让人难以接受,迎胜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,按当时的承诺,这已不是新鲜的“讨薪方法”,可是验收数量只有12万多元,讨薪者并没有引来围观市民的同情,他们也拖着不给,我们不得而知,你们项目部,让自己的妻子战战兢兢地爬上14楼的窗口”遗书中写有“欠26879元”的字样。

  这种做法,这应该是欠的余款,莫非,“红军人太好了,讨薪者终于还是拿到了钱,总是先给最不亲的人发,在这场“较量”中,先别人后自己,但这种胜利,我通过电话采访到了曹红军的妻子刘敏,为了保护农民工的权益,刘敏哭得很痛,农民工的权益受到侵害时,我在老家,但直到今日还有跳楼讨薪的出现,我一看是郑州的固定电话号,应该再深入一些,他说手机没费了,别再上演了!(张庆村)